Liquid Cat

万物有灵且美

一些杂谈

  今晚在小区楼下和妈妈一起散步。天空很好看,云也很好看。天空是淡淡的蓝。将落的太阳把天空和云都染上了一点橘黄。云也带着阴影,一点点散落着。再往前走,蓝天之下隐约能看到几朵粉色的云。抬头看还能看到高楼的楼顶。我似乎体会到了那时候在四方院里住着的人的感受。



       一直抬着头,看天空慢慢变暗,由浅蓝变成深蓝,日光也在蔓延,可还是能看到一点云影。



      而此时万家灯火,每一个亮着灯的窗子里都有不...

一切都好像一场梦

窥视|童年的雨天

比起艳阳高照,我更喜欢湿润的雨天

   记起年少时的雨天——总是缠绵美丽的,天空染着灰白,而我站在窗前看雨水打湿多色的砖,颜色愈发艳丽。可那时那些漂亮的石头如今已坑坑洼洼,破碎不堪了。
   我还喜欢看雨中的人;这爱好到现在都没变。各色的雨伞在雨中旋转流动,鞋子带着有些泥泞的雨水。
    这时我又想起小学时代,每到下雨我都会在一楼的楼道里看到一排排漂亮的雨伞——尽管它们在昏暗的光线下不那么明晰。我总是不带雨伞,中午进教室会被淋得浑身湿透。这些是我很小时的事了,但我总能记住楼道里的阴暗,玻璃上的一层雨水,窗外的惊雷。我就喜欢这...

窥视(二)|童年

变态的日常


    冬天的阳光很刺眼,也很温暖,我想冬天之所以那么冷,是因为太阳把他的炙热都抢去了吧。只不过我的屋子朝北,下午阳光照不进来,此刻我靠在贴了壁纸的墙上,冷冰冰的;尽管壁纸是暖色调的,也不带一丝温热。
     不知为什么,那户挂着米绿色窗帘的人家一直没把帘子拉开,灯笼也总是挂着,从未摘下。阳台上几株花草早就变得枯黄——可那是室内,不该这么快就枯萎了,楼下种的树也仅仅是落了满地红黄,依旧有浓绿在枝头昂扬。说到花,我在长春的家里留下了一花盆柿子,应该是死了吧。我以为是他们也搬走了,心里暗暗希望这一户把花草也搬走...

随笔

    喜欢极了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文字,透过阅读仿佛自己也认识了作者一般。再就是喜欢看其他人照下的生活片段。这样一点点了解一个人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 想写王耀和弗朗茨在这样的马车里做|爱。想想吧,两只吸血鬼用黑布把马车的缝隙遮得严严实实,在黑暗中抚摸着对方,而外面则光明美丽,甚至他们会在清晨路过教堂,听到教堂里穿来的儿童唱诗声,一起哈哈大笑。

老相册:

马车

1936年,米兰,Willem van de Poll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窥视

一个变态的自我陶醉 

    天很蓝,没有一朵多余的云。阳光给对面人家的窗框染上了一层金色的涂料,略有些刺眼。
    我看到他们晾着的湖蓝的被子和深紫的衣服,这一户大约是退休的老年夫妻。再右边新装了防盗窗,那种只防护左右可打开部分的,在夕阳下泛着金属的光泽,挺好看。米色泛绿的窗帘拉得紧紧的——卧室窗帘也是这样,应该在午睡。晾衣架上挂着两只红灯笼,记得是过年留下的,我们家也有一对。
       楼下的阳台上全是绿植,曾经那里还有一座落地秋千,我总是看着它;但现在没...

我印象中的美食组就该住着这样的房子。尤其秋冬时节,树叶落了满地,枝干光秃秃的,显得干枯憔悴。他们两人就倚在窗前,带着刚起床的散漫,一起看树枝被风吹得乱颤——尽管他们也冷得直打哆嗦。他们不一定要结婚,但一定要同居,每日浑浑噩噩地过着,什么都不干。——光是这样想,我就已经幸福得不得了了

老相册:

路边

1948年,巴黎,Henri Guérard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喜欢这张照片的感觉,如果我笔下的小姐姐也能给人这样风华的感觉,就好了。

老相册:

华尔街的白领小姐姐们

1959年,Kees Scherer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一点小事

    本来都发了预告打算今天把第一章码出来的,结果学业太紧,正在刷物理题。这周周五周六开运动会,到时候就更了。
    顺便我们班运动会有熊本熊,王尼玛,doge,马里奥,椿,湫,三个充气相扑选手。班服也超好看【嘚瑟】

©Liquid Cat | Powered by LOFTER